1. <small id="pk28w"></small>
        <cite id="pk28w"></cite>
        <small id="pk28w"></small>

        做三孩媽媽,你準備好了嗎?

        王培蓮

        2021年06月15日10:41  來源:中國青年報
         

          每次,陳晨帶著3個孩子同時出現在公共場所時,總會吸引路人的目光。也常有人上前問:“能養3個孩子, 家里是不是很有錢?”

          陳晨有個7歲的大女兒和兩個4歲的雙胞胎小女兒。面對周圍人的好奇,陳晨大都笑而不語。

          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提出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3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政策一出,就成為微博熱搜第一的話題。好幾個同事把這則新聞轉發給陳晨,她開始期待,或許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愿意成為三孩媽媽,自己不再被看成另類。

          但相關調查顯示,面對放開的三孩政策,大家更關心的是政府部門能落地哪些配套支持政策,才能讓適齡人群釋放生育意愿。

          家有三娃 冷暖自知

          陳晨是吉林省長春市一所“985”高校的教師,丈夫是一名律師。第二次懷孕產檢,當醫生告知是雙胞胎時,陳晨和丈夫都是欣喜大過壓力。

          陳晨有個妹妹,這幾年她真切感受到父母生病住院時,親姐妹之間的互相扶持。親身經歷讓陳晨夫妻更堅信,養育3個孩子盡管眼下難處多,但孩子成年后贍養父母的擔子卻減輕了,多個兄弟姐妹也多一分照應。

          陳晨身材瘦小,懷上雙胞胎后,她的孕期反應強烈,孩子還早產了一個月。“早產的孩子,身嬌體弱。”同時有兩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陳晨和丈夫有點招架不住,好在陳晨有公婆幫忙。可老人身體欠佳,每次照看孩子一兩個月后,就要返回老家休息一段時間。

          生養一胎的經驗,在老二和老三身上不太奏效。出生后的數月里,兩個孩子都要人抱著才能入睡。趕上丈夫出差,老人又不在身邊,陳晨不得不帶著三個孩子跟丈夫一起外出,因為晚上孩子要抱著睡又要喝奶粉,她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

          圍著新生兒忙得團團轉時,陳晨發現大女兒總是悶悶不樂地自己玩玩具。大女兒乖巧懂事,雖未直說,陳晨還是看出了老大對家庭新成員的到來有些情緒。

          為此,她和丈夫一起找大女兒談心,還制訂了計劃,再忙也要每天抽出時間陪她學習和玩耍。

          無錫媽媽趙陽也有3個孩子,老大是10歲的女兒,老二和老三是兩歲半的雙胞胎兒子。讓她備感幸運的是,她有一個下班后愿意照看孩子的丈夫,還有一個默默付出的母親。

          白天,全職媽媽趙陽負責照看雙胞胎兒子,由老人接送老大上學。為了不讓趙陽脫離社會,丈夫和母親還會經常給她放半天假,可以出門和朋友吃飯逛街。

          “能不能生二胎、三胎?”當身邊朋友問趙陽時,她會說,如果有家人支持和幫助就可以生。

          新生兒的到來,總是讓父母陷于忙亂。而在三孩家庭,媽媽要周旋于孩子的不同需要之間,身心俱疲是家常便飯。在趙陽看來,3個孩子互為同伴的幸福,是獨生子女難以體會的。

          眼下,陳晨和趙陽已經感受到了生養3個孩子的自帶福利:孩子能一起玩,不用父母一直陪伴,而最大的益處是,孩子可以從小學習與同伴的相處之道。

          多子女家庭教育應量體裁衣

          “一個精養,三個就開始散養。”多位接受采訪的三孩媽媽表示,教育投入成倍增加而帶來的經濟壓力是她們的家庭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2020中國家庭教育行業研究報告》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新中產人群在支出結構上,教育支出比例為52%,已經超過其他生活費用,成為僅次于日常開銷71.2%和房租房貸53.9%的第三大日常支出。收入越高的家庭,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比越大。

          放開三孩的政策一出,二胎媽媽張欣家里就鬧起了矛盾。“再生一個,說不定是個女兒,就算不是,三個孩子多熱鬧。”最近,丈夫的念叨讓張欣有些上火。為了打消丈夫的想法,她給丈夫算了筆養娃的教育賬。

          張欣夫婦在北京經營著一家鋼琴店。近兩年受疫情影響,生意不比往年。他們有兩個兒子,都在學習小提琴,每周各自一節400元的“一對一”課程。張欣對孩子寄予厚望,每個月還要再上一節1500元的大師課。僅學琴一項,兩個孩子一年花費近6萬元。

          目前大兒子在一所公立小學就讀,學費不是壓力。但張欣為只有5歲的小兒子報名了一家雙語幼兒園,一年學費10萬元。

          除此之外,兩個孩子放學后還要上英語輔導班、跆拳道班。除了教育投資,每年帶孩子旅游、參加冬、夏令營,開闊眼界,也是張欣的必選項目,每次費用在數萬元不等。

          目前,每年用在兩個孩子課外教育的花費要18萬元左右,如果再生一個,張欣擔心每個孩子都會因為家中財力有限而降低教育和生活質量。

          2019年年底發布的《中國商業教育輔導市場消費力報告》的相關數據顯示,52.3%的家庭都會給孩子報校外輔導班,校外學習成為大部分中國家庭對孩子教育的必選項。一到四線城市的選擇比例在62%到67%之間。

          在陳晨看來,教育投入多少不能盲目攀比,課外輔導和興趣班未必上得越多越好。

          身邊的同事得知陳晨有3個孩子時,都替她發愁——“這得多高的教育成本?”

          陳晨有自己的教養計劃,3個孩子都沒有上幼兒園,而是在家學一套英語體系的全科幼兒教育課程,以線上直播和錄播課程為主。不坐班的陳晨在家時就輔導孩子,工作時則請母親幫忙照看。

          如此一來,3個孩子的幼兒教育成本省下了不少,也讓陳晨有多余財力給3個孩子報了喜歡的課外舞蹈班。同時,大女兒每周還在學一個免費線上鋼琴課。

          尋找和利用網絡資源,可以明顯降低教育成本。比起周圍同事都在拼學區和文化課成績,陳晨更加看重為孩子建造和諧的家庭關系、培養孩子的自學能力和品格。在課外班上幫孩子做減法,興趣求精不貪多。

          “如果我只有一個孩子,教育機會和可選擇的資源會更好。”陳晨坦言,他們一家五口大多是在小區或市內活動、游玩,姐姐穿小的衣服會留給妹妹。

          不過陳晨并不自卑,她認為每個家庭收入情況不同,讓孩子學會勤儉,適應不同的物質條件也很重要。

          在吉林省通化市朝陽鎮的二胎媽媽張迪更加精打細算。張迪有兩個女兒,大的9歲,小的4歲。丈夫在汽修廠工作,一年收入7萬元左右。一直在鎮上租房的夫妻倆,去年剛貸款買了兩居室的房子。

          小女兒上幼兒園后,有更多時間精力的張迪成了一名保險銷售員。對于孩子將來是否能上名校,張迪不敢奢望。除了在學校學習文化課外,她只給大女兒報了舞蹈班,讓孩子多一些藝術體驗。

          張迪很想有一個兒子,但她和丈夫并不打算再生三胎。在張迪看來,雖然在小鎮生活壓力不大,但如果再生一個,經濟情況剛有好轉的家庭會再次拮據。

          多子女媽媽亟待社會支持

          面對不斷增加的教育開支,一些多子女媽媽選擇留在職場打拼。但多數人只能職場失意或干脆離開。

          工作10多年,陳晨還只是講師,很難晉升。當初和她同一批入職的教師有人已經在申請正高職稱了。而陳晨讀了6年博士,論文一直未能發表,無法申請答辯。在教學之外,她沒有更多時間看文獻、改論文,至今無法博士畢業。

          剛有3個孩子時,陳晨覺得只要自己再努力一點,就可以平衡好工作和家庭,但事實證明“太難了”。她也有放棄工作的念頭,想專心在家帶孩子。但考慮到家庭多一份收入,3個孩子也能有更好的生活和學習條件,她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

          今年母親節到來前,前程無憂發布了《2021職場媽媽生存狀態調查報告》。調查顯示,職場媽媽選擇不做全職媽媽的主要原因是,為了“緩解家庭經濟壓力”和滿足自己對事業的追求。

          該報告還指出,媽媽們產假結束回歸職場的主要難度有:無法兼顧工作和家庭、知識技能需要更新、跟不上工作節奏等。

          正因如此,在杭州工作和生活的林琳一直不敢再生二孩。她和丈夫都是獨生子女,剛結婚時二人有清晰的計劃,用好國家人口政策,至少生兩個孩子。現在三孩政策已放開,林琳卻連生二孩的時間都擠不出來。

          作為從國外引進的藝術類拔尖人才,單位對林琳委以重任。她經常工作到深夜兩三點才休息,憑借努力打拼,她很快得到晉升。

          今年9月,林琳的孩子即將上小學,一直幫忙照看孩子的母親打算回老家養老。現在若放下正值上升期的事業去生孩子,林琳很難取舍。“二孩都不敢生,更不用說三孩了。”在她看來,再生一個孩子不僅會影響自己的事業,也會影響老大的生活和教育質量。

          “在當下生育觀念多元化的時代,經濟實力不是決定是否有生育意愿的基本條件。”吉林大學人口資源與環境研究所所長、教授王曉峰認為,除了人口政策的調整,真正能讓人釋放生育潛力的是相關配套支持措施,社會福利達到一定程度,才會有更多的人愿意去多生孩子。

          對于支持三孩生育的配套措施,國家衛健委在新聞發布會上回應稱,要完善生育休假與生育保險制度,加強稅收、住房等支持政策,保障女性就業合法權益。

          王曉峰建議,可以借鑒一些國家的相關經濟政策,比如稅收優惠、產假、育兒補貼等。此外,他認為政府機構或國有企業開辦0到3歲的托育機構,讓女性可以帶著孩子上班、入托,午休時間又可以探望,是幫助女性更好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有效辦法。

          “女性既想生育三孩,又想正常工作,勢必要付出更多代價。”王曉峰提醒,配套支持政策的落地是一個長期過程,三孩媽媽想兼顧家庭和工作,需要自己先做好各方面準備。

          在受訪的三孩媽媽中,降低教育成本和期待更多就業機會,是大家關注的焦點。

          “一二線城市生育3個孩子,在住房和教育的投入上壓力更大。”林琳呼吁,讓職場媽媽有更合理的產假和晉升機會。

          對于趙陽而言,等3個孩子都上了小學,她想重新回到職場,但她不確定到時是否還能被社會接納、是否有可以勝任的崗位。

          無論當下處境如何,接受記者采訪的三孩媽媽們表示,并不后悔自己當時的選擇。她們還有個共同感受,養育孩子的幸福感遠大于生活壓力。但她們也不會直接建議別人生3孩,畢竟這是件太有挑戰的事。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媽媽均為化名)

        (責編:辛靜、楊曉娜)

        推薦閱讀

        一把提琴出確山(人民眼·返鄉創業)
  一間不起眼的農房里,六七名婦女促膝而坐,小小刻刀在手中上下翻飛,毛糙的木料很快被精雕細琢成提琴琴頭。在河南省駐馬店市確山縣竹溝鎮,像這樣大大小小的提琴加工作坊有122家……【詳細】一把提琴出確山(人民眼·返鄉創業)   一間不起眼的農房里,六七名婦女促膝而坐,小小刻刀在手中上下翻飛,毛糙的木料很快被精雕細琢成提琴琴頭。在河南省駐馬店市確山縣竹溝鎮,像這樣大大小小的提琴加工作坊有122家……【詳細】

        向著強省、高地、家園,中原兒女愈戰愈勇
  愈戰愈勇,始得玉成。在剛剛過去的一年里,面對嚴峻復雜的形勢,河南全省上下逆風破浪、危中尋機,戰疫情、抓發展、保民生,經濟呈現持續恢復向好態勢,全省生產總值比上年增長1.3%左右……【詳細】向著強省、高地、家園,中原兒女愈戰愈勇   愈戰愈勇,始得玉成。在剛剛過去的一年里,面對嚴峻復雜的形勢,河南全省上下逆風破浪、危中尋機,戰疫情、抓發展、保民生,經濟呈現持續恢復向好態勢,全省生產總值比上年增長1.3%左右……【詳細】

        關注河南頻道微信平臺關注河南頻道微信平臺
        啪啪综合